2
九零后的中年幸福
作者: 朱秦亮 来自: 编辑四部 发布时间:2017-12-13 阅读数: 评论:0
字号

所谓“90后中年危机”,或许只是个伪命题,更像是一座没有地基的高塔。它由一个个焦虑的个体搭建起来,也将在现实的洪流到来之时被冲刷干净。真正的危机,也许只是内心的恐慌。

 微信图片_20171213160657.jpg

春梦觉来心自警,往事般般应。

 北京的冬天,屋内冷峭得使人像把自己折叠在被窝里。心中犹疑是否要起床的心境,就如同回到了中学上早课的往昔。床尾是母亲临出门之前叠好的一套秋衣,当然,也有一条秋裤包含其中。

 人在独处的时候,总会有一些奇妙的举动,如果刻意耍给别人看,可能还无法成功。比如四下无人的当口,一个垃圾箱,一个易拉罐,少年飞起一脚,罐子应声而入。此时不应有任何看客,最多黄狗一条,否则断不可成功。

 秋衣秋裤被熟练地穿戴整齐,那些起床前对时间的种种疑惑与纷繁困扰,已如同春梦一场,杳然不可寻踪。洗漱毕,暖水壶中的无色琼浆如同等候多时的旧友,遂豪饮,新的一天就此开始。

 背上与昨日无异的书包,踱步踏入萧瑟的凛冬。形色的人群中,三五抗冻好手裸露各自的脚踝,仿佛温度只是他们光辉岁月的无趣注脚。每逢此时,我不仅会有一种卫道士的感触,会担忧这些抗冻人士在步入中年的时刻,是否也能如此刻般健步如飞。抑或,此时的匆匆步履,是为了更好的摩擦生热?但无论实情如何,我塞进毛袜子的秋裤,可能早已出卖了我进入中年幸福生活的事实。

曾经一同上九天揽月,下五洋捉鳖的好友,先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娶妻生子,或者教子相夫。原先谈论的豪车名表,剁手包包,早已换成了怀中宝宝,母婴用品。光棍节已然无人提起,双十一的热潮在硝烟散尽后,变做等待戈多的望眼欲穿,我的快递到哪儿了,真是个巨大的问题。

 北方肆虐的冬日狂风,卷起头上为数不多的三层毛,地中海的扩张仿佛如同市场化进程一样不可逆。摩洛哥生发精油,德国咖啡因洗发露,日本百年防脱,就算有朝一日商家开始售卖津巴布韦祖传生发秘方,也一样会有信众来尝试的吧。

 但是思来想去,这些事情好像根本无法使人紧迫起来。笔挺西装,钟爱的袖扣,迷人的晚礼服,熟稔的高跟鞋,夜色不过是另一场白昼的伊始。白开水如同基酒,咖啡的失水率,肯尼亚的茶包,用知识与生活品味调制的话题,想必不会太无聊。而品位的养成,知识的积累,通常都是在四下无人的时候,做的最好。

 一场完美的婚礼,可爱的孩子,如一的情感。只看到裸露的脚踝,却不曾向上发现神情中的坦然与自信,发量的多少也从来无关眼神是否锐利。

 九零后的中年危机你在哪儿,我等你很久,等来的却是我们的黄金时代。

 编辑丨姜长乐

微信图片_20171213160834.jpg

微信图片_20171213160834.jpg